您的位置:91门户 > 正文

苹果用 AR 眼镜取代 iPhone,能否打破《黑镜》预言?

原标题:苹果用AR眼镜取代iPhone,能否打破《黑镜》预言?编者按:看过《黑镜》的人都会对其中的场景深有感触,或期待或恐惧。在FastCompany近日发表的一篇报道中,将智能手机比喻成“黑镜”,它已经占据了我们的大部分时...

原标题:苹果用 AR 眼镜取代 iPhone,能否打破《黑镜》预言?

编者按:看过《黑镜》的人都会对其中的场景深有感触,或期待或恐惧。在FastCompany近日发表的一篇报道中,将智能手机比喻成“黑镜”,它已经占据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与注意力,并且把我们与现实生活割裂开来。报道中称,苹果研发AR眼镜的目的,就是想要打破这一“魔咒”,来把人们所关注的数字化世界与现实世界融合在一起。是增强现实,而不是驱逐割裂现实。文章由36氪编译。

苹果公司让智能手机变得越来越有趣,让应用开发者能够找到一百万种方法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这使得其成为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智能手机可能让我们变得更有效率、与别人的联系也更紧密、生活变得也更有趣,但当我们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我们的“小金属和玻璃”朋友独处时,它们也让我们变得更加分心,在实际生活中彼此隔绝。

这并不是一个好事儿,苹果公司也很清楚这一点。近年来,该公司的高管们一直在谈论如何使用一种新技术,来帮助我们摆脱对数字世界的沉迷,从而保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参与度。

美国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官乔纳森·伊夫(JonyIve)说,这就是苹果手表背后的驱动原则。伊夫和其他苹果高管对我们说,手机上的通知可以轻松地在我们手腕上显示,而且是可以忽略的。我们可以把不重要的通知放在一边,继续做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概念,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可行的。但我们还是会花很多时间盯着iPhone。

在某种程度上,能从人体工程学方面来解释这个问题,手机和手表的屏幕离我们的眼睛太远了,导致我们不得不调整身体和眼睛来看到屏幕,而这会让我们远离周围的人和周围的世界。

AR头戴设备或眼镜提供了一种方式,能将数字内容放在我们眼前。或者准确来说,它们可以将内容覆盖到我们能看到的现实世界的事物上,或许还能提供关于这些事物的信息。优质的AR内容不会做的是,模糊或隔离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感兴趣的对象。那么,AR眼镜可能就是苹果公司向我们提供的一种方式,来把我们与我们的智能设备隔离开来,从而将注意力集中到生活当中。

“帮助人类”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Cook)曾多次表示,他对AR充满热情,非常看好。不过,他从未说过苹果公司正在开发增强现实眼镜或头戴式显示器,但这些信息频繁的出现在许多报道中。最近彭博社还报道了一次。在苹果最新一季度财报发布后,库克与分析师们进行了交谈:“AR增强了人类的表现,而不是孤立人类。这是对人类的一种帮助,而不是对人类的孤立。”

库克当然不会说这是一种需要用户盯着手机屏幕来获得的体验,也不想通过手机来让用户来获取这种体验。通过推出ARKit开发平台,苹果已经为AR生态系统搭建了舞台。ARKit开发平台可以让开发者创建AR应用,在现实世界中覆盖数字内容,就像iPhone摄像头所看到的那样。库克表示,AppStore现在已经有超过1000个AR应用。而且,我们迄今为止看到的所有ARKit应用都能在AR眼镜上取得更好的效果。

但很显然,一款Apple AR头戴设备或眼镜至少还需要两年时间。目前还不具备打造一款外观时尚、拥有可观电池续航能力的可穿戴设备所需要的内存和显示组件。

库克最近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表示:“我可以告诉你,技术本身还不能完美做到这一点。所需的显示技术,以及把足够多的东西放在你的脸上——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来源:ComScore)

与此同时,在线数据公司Comscore表示,我们每天花2小时51分钟盯着我们的“黑色镜子”,而eMarketer说,我们每天花4小时5分钟。“手机僵尸”这个词已经进入了词典。

这仍然是个问题

手机滥用的问题并没有像2011-2013年那样引起人们的注意。在2017年,我们很难找到媒体对它的报道。英国生理学会的一篇报告称,人们担心失去自己的手机,几乎和他们害怕恐怖袭击一样。

这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花在智能手机上的时间有所放缓。这背后的原因,也可能是我们已经向智能手机妥协了。

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其中最大的两个原因是效用和多巴胺。

效用: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组织力量。我们用它们来做生意,经营家庭,交流,处理金钱,记录当下(和照片),并为未来做打算。

多巴胺:智能手机不仅仅是数字化的组织者。我们喜欢它们给我们的那些小照片,从朋友的短信到我们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看到的。

“如果技术是一种药物——而且它确实像一种药物——那么,确切地说,它的副作用是什么?”2012年,《黑镜》的创造者查利·布鲁克(CharlieBrooker)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我的新剧系列就会在在高兴和不舒服之间寻找素材。”布鲁克解释说,这个系列的标题指的是智能手机和电视的“冰冷、闪亮的屏幕”。

多巴胺的冲击——正如Facebook前首席执行官肖恩·帕克(Sean Parker)所说——对于移动应用开发商和为他们提供资金的风险投资家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就像一种滥用药物一样,它会成为一种浪费时间的、孤立的、最终毫无意义的用户体验。

苹果销售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很久以前,它就把这款应用确立为移动设备上的内容消费和创造的中心模式。每当消费者在AppStore中购买应用,或是在应用内购买某款道具或服务时,该公司都会获得利润。

库克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表示:“现在你无法想象没有应用程序的生活。AR就是这样。这将是戏剧性的。”苹果可能认为AR眼镜是应用的下一个交付平台。而且,这些应用可能会通过将内容与现实世界中的对象整合在一起,来适应交付平台。

AR设备不太可能解决数字生活对现实生活的侵蚀带来的所有问题。在日常生活中,消费者必须考虑如何定义数字和模拟的最佳和最健康的组合,他们必须用自己的钱进行投票,将这些选择传达给大型科技公司。但是,AR至少会让我们的头脑处于一个更好的、正面的位置来消费数字内容,来增强而不是取代现实。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mpany.com/40494833/with-ar-glasses-apple-may-finally-break-the-black-mirrors-spell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来源: tech.ifeng.com

声明:91.com所发布的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信息,但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
联想ZUK Z2 Pro评测
魅族MX6上手评测